你的位置 : 首页 > 大美昆山 > 历史文化
历史文化丨

一、文化名人


周庄名人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张翰
  张翰(生卒不详),字季鹰,西晋文学家、书法家,世居周庄镇南二图港,《晋书》中写他:“有清才,普属文而放纵不拘。”
  晋惠帝永宁元年(公元301年),齐王司马同辅政,任大司马东曹掾。因政治腐败,天下大乱,张翰遂以秋风起,思念家乡的菰菜、莼羹、鲈鱼为借口,从洛阳辞官返乡,游钓于南湖。他说:“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后人遂以思念家乡和故土之情为“莼鲈之思”。
  历代名流为其挥毫的诗篇不可胜数,唐代欧阳修曾写下这样的诗:“清词不逊江东名,怆楚归隐言难明。思乡忽从秋风起,白蚬莼菜脍鲈羹。” 周庄人民为纪念他,称南湖为张矢鱼湖。
  张翰的遗著散十篇,散见于《艺术类聚》等书,还有《首丘赋》、《豆羹赋》、《杖赋》、《秋风歌》等。他的诗,今仅存六首。他的著作风格独特,文笔流利,语言平畅,其诗句“黄花如散金”,唐人曾以此命题举士。李白说:“张翰黄金句,风流五百年。”
  张翰墨迹古雅朴实,为人赞道:“季鹰有声,古貌磅礴,虽无名验,攀附张索(指张芝、索靖),如凝阴断云,垂翅一鹗。”宋代贾似道家曾藏张翰的《思乡帖》。

周庄善人•周迪功郎
  周迪功郎(生卒不详),北宋人,佚其名,官封迪功郎,曾在此收获设庄。遂使周庄成为大聚落。宋元佑元年(公元1086年),适逢天灾粮荒,百姓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他与其妻章氏(黄墩港人)舍宅建全福寺,并将庄田200亩(13公顷多)赠寺作庙田,百姓感其恩德。为了纪念他,将贞丰里易名为周庄。

江南首富沈万三

  沈万三祖籍浙江湖州南浔,小时候他的父亲沈祐带着全家从南浔搬到周庄,刚到周庄时,就是靠耕田起家,积累了一定资金,长大后的沈万三商业头脑非常灵活,利用周庄的水利条件,走急水江,把这一带盛产的丝绸、瓷器等等运到南洋,又把国外的珠宝运到中国来销售,在以前叫做“通番”,其实就国际贸易,沈万三的财富可以用“富可敌国”来形容。
  当朱元璋定都南京的时候,听取大臣的意见“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要修建南京城墙,但是国库空虚,所以要江南这些有钱人集资。沈万三堪称“江南首富”,自然分到的任务最多,据说南京城墙1/3的修资都是沈万三一个人出的钱。
  由于施工的士兵比较卖力,提前几天竣工,沈万三得意忘形,看在大家比较辛苦,所以决定犒赏三军。这件事被朱元璋知道了,正好被他抓住了把柄,他说:“沈万三是想收买军队,篡夺皇位”。
  当即要把沈万三问罪杀人,幸亏马皇后刘伯温等人出面求情。沈万三的脑袋保住了,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最后沈万三被发配到云南充军,客死异乡。
  传说中沈万三有个聚宝盆,据说里面的财富是用不完的,当朱元璋知道后,命沈万三上交,沈万三不得已,把聚宝交了出来。后来在修建中华门时,由于地陷坍塌,所以朱元璋就下令把聚宝盆埋在下面。因此,中华门在以前叫聚宝门。

明代仗义之士•徐民望
  徐民望,字南溪,明初周庄镇人,沈万三因犒军被逮入狱。周庄镇上诛连甚多,有尽诛周庄居者之说,民众惊惶万分。徐民望大义凛然,孤身不辞跋涉,徒步赴就,仗义执言,不避斧钺之诛。太祖为之震,嘉其志,下旨慰劳,赐玺书“尔是好百姓”五字。嗣后,周庄全镇安宁,民众无恙。百姓感其恩德,称民望为再生父母,由此世为粮长。

文武双全•章腾龙
  章腾龙,字觐韩,周庄镇人。年少游学习武,博学多才。于清雍正九年(公元1713年)效法徐霞客,远游各地。归周庄后,撰成《岭南杂记》、《粤游记程》。晚年,又编纂成《贞乡拟乘》。50多年后,由里人陈勰增辑出版问世,成为周庄镇的第一部镇志。民国《吴县志》(称《贞丰拟乘》)问世后,顾时鸣撰《甫里志》,沈赞撰《唯亭志》,陈树谷撰《陈墓志》,陶煦又撰《周庄志》,皆踵章氏而起。章腾龙著作还有《绿天书屋诗文集》、《驹隙志》、《清梦录》、《金阊婆子话稿》等。

清代秀才•陶惟坻
  陶惟坻,字小址败,周庄镇人,为陶煦末子。年20,撰成《说文集释》。光绪十三年(公元1887年)中秀才一等第四名,次年,中举拣发至河南任知县。于光绪二十四年辞职返里。1923年,参加柳亚子、叶楚伧在苏州发起的新南社。1927年,应江苏省政府之聘,任苏州省立图书馆长,创编《江苏省立苏州图书馆馆刊》。1929年,又被聘为江苏通志编纂委员会委员,主纂职官志。

东江诗人•王大觉
  王大觉(公元1897~1927年)。名德钟,字玄穆,号大觉,又号幻花。原居商榻渔荇村,家世耕读,8岁丧父,举家定居周庄镇后港,就读于沈氏义庄小学。年少能文,15岁参加南社,在《南社丛刊》中发表诗文。16岁将其先人的著作辑刊,取名《青箱集》,有清芬世泽,传之不替之意。后附《扬风雅唱》,系明、清名家对其家藏明代贤达周顺昌遗扇的题咏。清末,国事日非,常以诗文骂世,自命为醒者,有“东江诗人”之称。著有《乡居百绝》、《鸯鸯湖即事》、《琅 鎯碎锦》、《咒红忆语》,部分列入《风雨闭门斋诗文词集》中。
  辛亥革命后,袁世凯窃国,他愤而起草《讨袁檄文》,载《南社丛刻》。1919年,任《民国日报》文艺小说栏编辑。1925年,创建周庄红十字会,任会长,为贫济医,施药种痘。1927年中秋病卒,时年30岁。其时。柳亚子亡命日本,悼诗有“嗟予亡命日,是汝首丘时”之句。中国红十字会送来挽联:“设慈团力护乡间不世英才兼盛德,步贾生竟成谶语云亡壮岁惜斯人。”

南社诗人•叶楚伧
  叶楚伧,生于公元1887年,卒于1946年,名宗源,笔名小凤,为著名的南社诗人,政治活动家。叶楚伧祖籍周庄,自小在周庄长大,身材魁梧,桔皮脸,有幽燕之气,恰如其名。他早期的小说风格接近鸳鸯蝴蝶派,文笔秀丽轻逸,笔名“小凤”,更如出自女子手笔,所以有“以貌求之不愧楚伧,以文求之不愧小凤”的美称。
  少年时,叶楚伧就忧愤国事。清代末期,政治腐败,外患日亟,他为了谋求中国的出路,响应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张,参加同盟会,从事革命活动。辛亥革命一声炮响,叶楚伧即投笔从戎,加入姚雨林率领的粤军,在军中任参谋长,随军北上,策划战略,草拟露布。光复南京后,叶楚伧便离开军队,致力于宣传工作,他在上海和于右任、戴季陶、邵力子等创办《民立报》。随着革命形势的转变,改为《民呼报》,又改称《民吁报》(即后来的《民国日报》)。叶楚伧主持《民国日报》笔政时,经济来源时告不济,他往往四出向友人借贷,应付出版,苦心孤诣地维持了十多年。
  叶楚伧著有《世徽堂诗稿》、《楚伧文存》以及小说《古戍寒笳记》、 《金阊之三月记》等作品。1946年叶楚伧在上海病逝,终年63岁,公葬于苏州木渎灵岩山。
  周庄叶楚伧故居,这座四进清式建筑,包括墙门、轿厅、正厅和堂楼,还有一个幽静小巧的后天井。除了堂楼基本保持原状外,前面三进在半个世纪 的动乱岁月中,几乎被夷为平地。
  近年来,周庄镇人民政府延请能工巧匠,按照原有风格,对叶楚伧故居作了修复。厅堂内,布置了叶楚伧的画像、著作、墨迹,以及书画家们为纪念这位国民党元老所绘制的作品。居室内的家具陈设,多为清代和民国时期民居的风格,十分朴素,毫无奢华之气。后天井中,花木扶疏,绿树掩映,环境十分幽静。

著名油画家•陈逸飞
  1984年春,陈逸飞风尘仆仆地来到这个地处偏僻的江南水乡古镇周庄,发现了一座石拱桥和一座石梁桥联袂而成的双桥,清澈的银子浜和南北市河在这里交汇,因桥洞一方一圆,桥面一横一竖,很像古代钥匙,古镇人称它为“钥匙桥”。
  陈逸飞举目远眺,沿河面筑的吊脚楼鳞次栉比簇拥在水巷两岸,木楼粉墙黛瓦,灵巧而独具韵致,典型的水乡,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于是,他一连拍了十多卷胶卷带回美国,创作了几十幅江南水乡的油画,其中一幅题名为《双桥》。
  不久,陈逸飞的油画在美国纽约著名的哈默画廊举办《黄金十月》画展,他的三十八幅以江南水乡为内容的油画刚展出,即被订购一空。
  纽约联合国机构还发行了以《双桥》为图案命名为《故乡的回忆》的国际首日封。
  1985年的初春,我在《新华日报》上获悉:上海青年画家陈逸飞的一幅周庄《双桥》油画,被美国石油大王哈默收购,次年访华时赠送邓小平。一幅闻名遐迩的油画《双桥》,给九百岁的古镇周庄,插上翅膀,飞越大西洋,让全世界人民都能领略到古镇周庄的旖旎风光。
  事隔两年,一个冬日的傍晚,陈逸飞与他的美国朋友又匆匆来到他阔别多年的古镇周庄,探望他的油画《双桥》的故乡。
  陈逸飞与美国朋友站在双桥顶上,望着一片夜雾笼罩下的粉墙黛瓦的古屋,桥连桥、桥中桥,一只只晚归的渔舟,发出一片“咿咿呀呀”的橹声……他情不自禁地赞叹不绝:还是那样美,还是那样充满魅力。
  陈逸飞在参加周庄的几次国际艺术节活动上都曾说过说我是因为一幅油画《双桥》,从此与周庄结下了不解之缘。
  同时,陈逸飞非常关注周庄的保护与发展。周庄能有今天的辉煌,陈逸飞功不可没。他几乎每年都要来周庄看看,就像看望他的故乡,每次走在长街曲巷里,他都会敏感地发现一些破坏古镇的细枝末节,他常常会不留情面严肃地指出并希望及时改正。
  周庄镇镇政府早有设想把双桥附近原有的“沈氏义庄”这块空地,留给陈逸飞,为他建造“逸飞之家”。“沈氏义庄”也是陈逸飞在周庄时自己选择的,目前镇政府拟与陈逸飞家属商洽,及早建成“逸飞之家”。
  周庄人民也同样关注著名画家陈逸飞的事业发展。有一天我在《新民晚报》读到一个醒目的标题《中国油画走向世界舞台第一步,陈逸飞<浔阳遗韵>昨在港创拍卖纪录》引起我的极大兴趣,陈逸飞的油画《浔阳遗韵》,以137.5万港元成交,创造了中国油画国际市场最高纪录。
  陈逸飞的油画已举世瞩目,但他依然热爱祖国,热爱家乡,他以祖国的山河,江南水乡作为入画的营养,一步一个脚印,把油画植根在了中华民族的热土中……
  陈逸飞是周庄人民最好的朋友,他的名字全镇妇幼皆知。陈逸飞也已把周庄看作他的第二故乡,他曾写过一块烫金匾额《我爱周庄》送给周庄镇镇政府,表达了他对周庄的一片赤诚之心。

锦溪名人
国之栋梁•名将名臣
  辅助光武帝刘秀战胜王莽的历史名将马援曾在此驯马练兵;三国时期的辅吴大臣张昭,死后墓葬于斯;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自黄天荡凯旋之时,曾将战船留泊于锦溪圣荡浜过夜。

大家风范•名家文豪
  东晋安帝义熙年间的大画家顾恺之,晚年因不愿为官而长年隐居此间;唐代文豪陆龟蒙在锦溪留下“三贤祠”,晚年长期在此居住;南宋诗人吴文英、名人卫径,元人马致远明代诗人沈周、高启、文征明、祝枝山、唐伯虎等辈都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千古诗文。

人才辈出•锦溪英才

  锦溪自古尚有“枯灯夜读”之风,彰显锦溪崇文风尚的文昌阁,屹立依旧。人杰地灵的锦溪,数百年来人才辈出。清末、民初以后的近百年间,锦溪已经培养了260多位专家、教授和留学生。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创造辉煌,古镇也被誉为“教授和留学生之乡”。

  陈三才,名定达,号偶卿,1902年8月4日生于昆山市锦溪镇。15岁时,被保送进入清华留美预备学校。1920年从清华毕业,赴美国学习。抗战爆发后,基于民族大义,陈三才迅速投入了民族的救亡工作,秘密参加了地下锄奸工作,参与行刺大汉奸汪精卫,不幸事泄。面对威逼利诱,他对敌人破口大骂:“汝辈汉奸出卖民族,人人皆得而诛之,全国同胞皆吾同谋之人也。今唯求速死而已。”1940年10月2日,汪精卫亲批“着即枪决”,陈三才在南京雨花台从容就义,年仅39岁。

  陆曙轮先生(1900-1980年),出身于锦溪镇名门大族,号柿园老人,工诗文、金石书画、擅奕多方面的艺术成就,为世人所瞩目。

  朱文鑫先生(1883——1939)利用现代天文知识研究中国古代天文学,取得丰硕成果,赢得海内外同仁景仰,是中国科学史事业的开拓者。 朱文鑫少年时代即勤奋好学,博习经史,参加科举考试中秀才后又被拔为副贡生。1905年毕业于江苏高等学堂。后与冯召清、柳亚子等人提倡妇女教育,创办苏州女学,被举为校长。 1907年赴美国,入威斯康星大学学习天文,1910年获理学士学位。在美期间,任中国留美学生会会长,撰著《中国 教育史》和《潘巴斯(Pappas)切园奇题解》两书,并对法国天文学家梅西耶(C.Messier)于1781年发表的103个星云和星团的位置(即著 名的“梅西耶星表”)进行重测,其结果于1930由于在天文学,特别是在中国天文史研究方面的重大贡献,在1928年至1933年期间,朱文鑫当选为中国 天文学会的第六届至第十届年会秘书,并兼任第八届年会的天文学名词编译委员。在第十届年会上还被推为评议员,1939年更当选为天文委员会委员。
  著名作家•沈从文把锦溪的水乡之美比作“睡梦中的少女”。在锦溪的日子,每当晚霞映红湖水,水天一色之时,他喜欢站在十眼桥上凭栏而望。1976年8月,一位住烦了喧嚣的城市、历尽岁月风霜、十分怀恋湘西风情的老人,从北京来到了锦溪,在锦溪找到了一片心中的绿洲,把锦溪的水乡之美,比作“睡梦中的少女”。 他就是上世纪最为优秀的文学家之一、著名的物质文化史专家沈从文先生。于是,“睡梦中的少女”便很快成了锦溪的“芳名”。

千灯名人
明末清初思想家•顾炎武
  顾炎武(1613—1682)本名继坤,改名绛,字忠清;南都败后,改炎武,字宁人,号亭林,自署蒋山俑,学者尊称为亭林先生。汉族,生于昆山千灯镇。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史学家、语言学家,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为明末清初三大儒。他所提出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一口号,意义和影响深远,成为激励中华民族奋进的精神力量。
  顾炎武被称作是清朝“开国儒师”、“清学开山”始祖,是著名经学家、史地学家、音韵学家。他学识渊博,在经学、史学、音韵、小学、金石考古、方志舆地以及诗文诸学上,都有较深造诣,建树了承前启后之功,成为开启一代学术先路的杰出大师。
  他继承明季学者的反理学思潮,不仅对陆王心学作了清算,而且在性与天道、理气、道器、知行、天理人欲诸多范畴上,都显示了与程朱理学迥异的为学旨趣。顾炎武为学以经世致用的鲜明旨趣,朴实归纳的考据方法,创辟路径的探索精神,以及他在众多学术领域的成就,宣告了晚明空疏学风的终结,开启了一代朴实学风的先路,给予清代学者以极为有益的影响。顾炎武还提倡“利国富民”,并认为“善为国者,藏之于民”。他大胆怀疑君权,并提出了具有早期民主启蒙思想色彩的“众治”的主张。
  他提倡经世致用,反对空谈,注意广求证据,提出“君子为学,以明道也,以救世也。徒以诗文而已,所谓雕虫篆刻,亦何益哉?”钱穆称其重实用而不尚空谈,“能于政事诸端切实发挥其利弊,可谓内圣外王体用兼备之学”顾炎武强调做学问必须先立人格:“礼义廉耻,是谓四维”,提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日知录》卷十三《正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另著有《日知录》、《肇域志》、《音学五书》、《亭林诗文集》等。

昆曲鼻祖•顾坚
  顾坚(约1368年前后),元末明初戏曲家,昆曲鼻祖。自号“风月散人”,昆山千灯人,太学生,精于南辞,善作古赋。
  元将扩廊贴木儿听说他善歌,屡招皆不就。与当时文人顾德辉、杨维祯、倪元慎等相友善,著自《陶真野集》十卷、《风月散人乐府》八卷,今均已不存。
  据魏良辅《南词引正》一书载,顾世居昆山,“善发南曲之奥,故国初有昆山腔之称”,为昆山腔创始人。
 
巴城名人
黄幡绰
  唐玄宗梨园子弟,擅演参军戏,巧舌如簧而善歌,与舞蹈家公孙大娘齐名,和诗人张徽(艺名张野狐)联袂演出,常轰动长安。民间把唐玄宗称戏祖老郎,《吳门表隐》记载,苏州有老郎庙,供的老郎菩蕯就是唐玄宗,还供了十大梨园子弟,黄幡绰也在其中。安史之乱后,黄番绰流落江南,在傀儡湖边定居,教习歌伎,传下了傀儡戏和宫廷歌谣,被当时尊为正声。
黄幡绰死后葬绰墩山,清张潜之《黄幡绰墓》诗:“张徽南内曲初传,供奉抛来旧钿蝉。却忆江南落花处,不知谁葬李龟年。”安史之乱后,李龟年也流落江南,但不知所终。另有佚名者诗:“一曲琵琶海青死,眼底何曾有安史。慷慨犹闻骂贼声,血污游魂竟如此。累累古冢绰山墓,独有黄郎朽骨存。同是华清内承直,残骸偏得归乡国。”诗中说了琵琶圣手雷海青和黄幡绰同是玄宗梨园子弟,安史之乱中又同时被捕,一个砸琴就义,一个屈从搬演侥倖活命的故事。诗风欠古,疑是近人之作。
  元末,顾阿瑛在绰墩山下界溪筑玉山草堂,邀集天下诗人画家、名工名伶终日酬唱歌舞,切磋声伎。他们上承黄番绰正声,兼容南戏北曲,形成了一种有别于地方小调的唱腔。所以近代戏曲理论家赵景琛说,魏良辅之前,已经有了昆山腔。
  这种昆山腔,为明代魏良辅创造水磨腔奠定了基础,近来有研究者认为:昆曲的形成可追溯到黄番绰。

顾阿英
  本名顾瑛,阿瑛是朋友对他的昵称,又名仲瑛,字德辉,(1310——1369),自号金粟道人。《辞海》称他元末文学家,与杨维桢等人相唱和,诗追唐宋,风格古朴,著作有《玉山璞稿》等。
  据苏州图书馆藏《娄江顾氏支谱》记载,顾阿瑛的先祖可追溯到公元前3000多年的夏代,夏代中兴之主少康做了国王后,分封诸子,儿子俶被封于顾,(今河南汤县东南),后被商汤灭,后代以顾为姓。秦汉间北方战乱,顾氏迁吳,居大姚村,又徙横山,后代支系颇繁。顾阿瑛一支,出自南朝梁代文学家顾野王后裔,祖上居吴县铜坑(今光福镇),到他祖父闻传一代,已是南宋末期,元军百颜兵临江南,闻传“率众款附”,元皇朝定鼎中原,封闻传为怀孟路总管,长子百禄以军功袭金陵水军千户,(成为顾氏南京一支)。闻传及次子伯寿举家迁昆山朱塘里,即后来的朱塘乡、现在的正仪。闻傳殁后,伯傳“隐德不仕在养”,(《金粟道人顾君墓志铭》)。顾阿英是百寿长子,住界溪东,其弟住界溪西。伯寿隐养后称“玉山外士”,过早的把家业交给儿子。顾阿瑛十六岁即北上京都经营商业,画家倪云林说他:“能扩充先世之业,昌大其门闾,逍遥户庭,名闻京都”。三十岁折节读书,筑玉山草堂和亭台楼榭二十六处,广结天下文人墨客,名工优伶,浅吟低唱,文采风流为海内文人倾倒,世称“玉山雅集”。

梁辰魚
  (约1521~1594)字伯龙,号少白,自署仇池外史,巴城西栏漕附近梁家巷人。梁辰魚祖藉中州(今河南),元时先祖梁元德任昆山知州,携家定居昆山,传到梁辰鱼一代家道式微,以例贡入太学不就,成了没有功名的布衣。但梁辰鱼喜读史论兵,好诗赋精音律,是个多才多艺的慷慨任侠之士。相传他生得身材颀长“碧眼蜷须”,元制,汉人不能担任地方行政一把手,近人疑他是汉胡的混血儿。
  梁辰魚曾作过两次半壮游,第一次游会稽、探禹穴、登括苍山观日出,揽浙东仙滰。永嘉是南戏的发祥地,他在那儿感受了南词的奥妙,为后耒昆曲填词打下了基礎,那年他34岁;第二次在三年后,西游荆楚,上九嶷山泛舟洞庭登黄鹤楼,观庐山瀑布寻周郎赤壁;半次是40多岁时,他北上齐魯,谒孔庙临泰山探蓬萊,本欲西去河洛华山,可惜囊中告渴,只得作罢。所以,梁辰鱼是一个饱揽风物的豪放雄奇之士,又是一位风流倜傥的才子。明嘉靖间“后七子”领军人物、官至尚书的太仓人王世贞“折节与他交”,大将军戚继光在昆山剿倭时特地登门拜访他,当时“击剑扛鼎之徒,骚人墨客、羽衣草纳之士,无不以鱼辰为归”。同时代人张大复把他比作顾阿瑛复出。
  明隆庆四年(1570年)从金陵回昆,专心和魏良辅研究新律昆山腔,並著《浣纱记》传奇,把供清唱的昆曲搬上舞台。”《浣纱记》取材于吴越春秋故事,通过西施与范蠡的爱情,描写了吴、越两国的兴衰,既是历史剧,又为 “借离合之情,抒兴亡之感”的剧作开了风气之先。
  梁辰鱼还著有杂剧《红线女》、《红绡妓》(已佚)和《元双补集》等,已收入《江东白苎词》上卷,还有散曲集《江东白苎词》二卷、《江东二十一史弹词》一卷、《伯龙词》三卷以及《远游稿》等。

费俊龙
  1965年5月生,巴城镇费家浜人。大学文化。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 一级航天员,正师级,大校军衔。1980年,进人巴城中学高中部学习,1982年6月,应征人 伍。两年后,以全优的成绩从空军飞行学院毕业,正式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1985年5月 人党。1998年,成为第一批航天员集训队员。2005年6月,人选“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 乘组梯队成员。2005年10月12日上午9时整,费俊龙与聂海胜一起驾“神舟六号”飞船进 入太空,执行为期五天的中国第二次载人航天飞行任务。10月17日凌晨,胜利返回地面,圆满完成飞行任务。2006年11月26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为费俊龙颁发“航 天功勋奖章”和“英雄航天员荣誉称号”证书。

二、故事传说
锦溪十眼桥的由来
  十眼桥,位于锦溪镇南首的五保湖畔,是全镇三十六古桥中跨度最长、知名度最高的石桥。桥全长52 米,有九十孔,造型古朴别致。有的说它像一只汤勺.有的说它像条彩带… … 十眼桥建于宋代,相传由宋孝宗亲自督造。
  话说宋室皇太子赵玮带着陈妃来锦溪抗金,陈妃中箭身亡,赵玮悲痛万分,将陈妃水葬在五保湖中后,忽然接到圣旨,火速赶往了临安。高宗退位,赵玮登基,成了宋孝宗。尽管国家危亡,抗金斗争繁忙,但孝宗还是十分想念已故的陈妃。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天夜里,孝宗梦见自己与陈妃正在宫中卿卿我我,突然陈妃大叫胸口疼痛。孝宗急忙大呼太医,可是宫中空空如也。眼看着爱妃在自己怀里 痛苦地挣扎,孝宗急得大叫大骂…… 醒来时,孝宗已是大汗淋漓。孝宗原以为那是陈妃中在胸口的一箭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所以会做出这样的梦来。谁知以后的连续几个夜里,他做了同样的梦。孝宗觉得很是蹊跷,心想,会不会是睡在水底的陈妃有什么不适,在托梦给他呢?
  于是找来了京城里有名的阴阳先生前来解梦。阴阳先生将时辰八字一排,对孝宗道:“启禀皇上,陈妃娘娘果真遇上了麻烦。那麻烦来自墓地西侧的水域。”孝宗赶紧传旨于锦溪一带的地方官员,叫他们请风水先生详察。果不其然,风水先生发现,那墓地西面的不远处,就是五保湖西侧的一个港口,那港口河道宽阔.水流湍急,要是遇上了西风,水流直往水冢上冲。按迷信的说法那叫“冲”《相克、相碰》。最成问题的是,风急浪猛时.由西往东的船只,一时大意或收不住速度,船头很容易撞到水冢上;即使撞不到水冢,也要用竹篱点一下,怪不得陈妃老喊胸口疼痛呢!
  孝宗问阴阳先生有何办法。阴阳先生说有两个办法可破解:一是把湖的口子填了;一是造一座桥梁,以缓冲水流和提醒通行的船只放慢速度。孝宗沉吟片刻道:“联以为还是造一座桥梁合适一点。”因为他明白,那河道口是锦溪老百姓的水上交通要道,填了定会遭来许多谩骂,有辱陈妃名声,而相反,修桥补路,造福于民,会得到老百姓的称颂,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
  孝宗当即令人从京城里找来了最好的工匠。工匠对孝宗说,根据那个河道的特点,造多孔的石桥比较合适。那么就自然要按皇家的规矩造,造出皇家建筑的气派。在皇家字典里“九”为最大。因为古代以奇数为阳,偶数为阴,而“九”是最大的奇数,故视“九”为极阳数。造龙壁,要刻上九条龙,叫“九龙壁”。在皇帝出入的宫廷大门上,常常有纵“九”横“九”共八十一个门钉装饰。“九五至尊”,用“九”来装饰皇家建筑,象征着封建帝王的至高无上。于是决定造一座“九柱十孔”的石桥。可是多孔的桥有各种形状,有弧形的,有拱形的,有平板的。到底造成什么形状的呢?孝宗当机立断,掏出一只玉簪往工匠面前一放。工匠立刻领会了皇上 的旨意。
  那只玉簪是陈妃生前的遗物,陈妃死后,孝宗一直把它带在了身上。

陈妃水冢 —— 一位宋朝女子的故事
  锦溪,旧称陈墓,早在春秋时期已初现兴盛迹象。2000多年来,其建置沿革,镇名更迭曲折,其中的840多年锦溪的镇名叫“陈墓”。那么锦溪为何被称为“陈墓”呢?这就与南宋时的一位女子有关。
  南宋绍兴末年,金主完颜亮夺位不久,即调集60万大军向南进犯,攻克燕京后,就势如破竹,不久便直逼长江,兵屯瓜州,宋军退守镇江,向临安告急。此时高宗赵构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准备遣散三宫六院,下海逃命。但当时被册立为太子的赵昚听到这个消息后,满怀愤慨,便面见赵构,慷慨陈词,表示愿意率领军队与金兵决一死战。一方面是赵昚的决心感动了高宗,另一方面高宗已经实在没有退路了,于是赵构当即痛不决心,下诏书与太子一道扈跸亲征。
  赵昚接诏,到东宫告别众妃,准备出征,谁知有陈葛两妃请求同行。原来赵昚宠妃陈葛两妃均出身将府,又都与宋军名将梁红玉相交至深,情同姐妹,尤其那个陈妃更是精通兵法,善于布阵,武艺娴熟。现在金兵来犯,国难当头,两人都愿意效法梁红玉巾帼从连,要求跟随太子到疆场杀敌立功,誓保宋室江山,此刻赵昚非常感动,欣然同意带陈葛两妃一同出征。
  当时集结临安的宋军水师只有四万余人,千余艘大小船只,要与60万金兵对峙,兵力悬殊实在太大。但由于赵构御驾亲征和赵昚随军压阵,所以宋军将士个个都是摩拳擦掌,同仇敌忾,赵昚带兵从杭州出发,兵至平江(今苏州),在黄天荡一带摆下战场。当金兵突破长江天堑,又向平江进犯时,便遭到了赵昚水师的迎头痛击,又由于赵昚亲自上战船为宋军擂鼓助威,宋军越战越勇。就在完颜亮兵败黄天荡时,突然,一支金兵的暗箭从赵昚的背后偷偷地向他袭来,“嗖”的一声,可由于赵昚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前方,对背后的暗箭却全然不知。此时陈妃正在赵昚身边,听到箭响,凭感觉她知道这支箭来势凶猛,而且相当近,用兵器挡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她跨前一步,用身体挡了金兵的暗箭,虽然陈妃子身穿甲胄,又有护心镜护着,但由于这一箭太猛了,箭头穿透甲胄,猛击陈妃胸窝,她一下子昏死过去。
  再说完颜亮大败,几个金兵主将又趁机杀了完顔亮后,几十万大军偃旗息鼓,回燕京拥戴他们的新主完颜雍去了。宋军打了胜仗,赵昚却高兴不起来,因为陈妃负伤,他心里感到十分的内疚。因此他一路护送陈妃来到湖荡藻蕴的锦溪小镇疗伤。不久太子赵昚即随高宗赵构归师还朝。此刻高宗赵构已感年老力衰,身心疲惫,无力朝政,决定禅让龙庭。可就在赵昚准备黄袍加身时,远在苏州的锦溪小镇却传出噩耗,陈妃病重,撒手故世。
  陈妃病殁,赵昚悲痛欲绝。但因赵昚登基,不便将陈妃灵柩运回临安,于是他只能请来风水先生在平江一带寻觅风水吉地来安葬陈妃,当时有一位风水先生看中了锦溪五保湖中一个隐藏在浅水中的独圩敦,说是一处龙穴,如果陈妃葬在那里,赵昚坐上龙庭后就可以社稷平安,江山永昌。因此赵昚亲自护送陈妃灵柩水葬锦溪五保湖上。
  说来奇怪,五保湖中的独圩敦。地势很低,葬在这个独圩敦上的陈妃水冢却一直在浅水中若沉若现,可数百年来不管这里有多大的洪水。水冢却一直露出水面一尺多高,好像水冢是会沉浮的。难怪有人说陈妃水冢如有根,亦无根,说有根那么为什么水冢永远不会沉没?说无根,水冢又为什么永远不会被飘走!陈妃水冢成了千古之谜。
  为怀念陈妃,赵昚登基后当年秋天即下旨在近傍水冢的五保湖滨设僧建寺,为陈妃诵经超度,古镇锦溪从此亦被赵昚御旨改名“陈墓”长达830余年。而五保湖中的陈妃水冢则成了古镇锦溪又一胜迹。自宋代起就有不少文人骚客为之留下了大量的诗歌文章。明代诗画书三栖大家文征明有诗为证:
  谁见金凫水底坟,空怀香玉闭佳人。君王情爱随流水,赢得寒溪尚姓陈。

神秘的“36座桥72只窑”
  锦溪制坯烧窑悠久,可追溯到西晋以前,据一些方志载:西晋时候,锦溪已有为皇宫宝殿生产“金砖”的记录。西晋以后,我们这里的制坯烧窑和焚烧石灰就更加盛行。由于砖瓦,石灰的大量生产,这里的商业运输也随之带动了起来,因此到了隋唐时,锦溪已是一片歌舞升平,热闹繁华的景象。
  真由于锦溪历史上就是一个古砖瓦的生产之乡,在民间一直流传着“36座桥72只窑”的传说。
  相传:在朱元璋登基后命军师刘伯温在江南省(为江苏与安徽两省)勘察民情,实际则是找龙穴,在游历到锦溪(南宋已更名为陈墓)时发现此地河流纵横,河道延伸将整个镇区分割开来,纵观河道又恰似一条巨龙即将腾飞,这可是关系到明朝基业的大事,但看到此地百姓安居乐业,合家美满,若是让当今皇帝知晓,那这里可就是一片火海了。在周转思索后,刘伯温产生了一个想法,就是暂且不通报京师,只要将此处龙脉破除,那此地百姓便可逃过此劫,就这样日复一日刘伯温思来想去,就是想不出破除之法。
  水乡之地,河道纵横交错,地方百姓为行走方便,河道上架起了一座座小桥,就在此时刘伯温看到屋外百姓走过一座石桥,寻着石板往下便看到石拱壁,就在此时让他想到了一个字“锁”,如果把原来是半圆的改成全圆,这不就是一把锁嘛。于是就出现了全环形的石拱锁龙桥36座,在锁住龙颈、龙爪、龙身、龙尾的同时,刘伯温唯恐桥梁陈旧后坍塌,无法降住龙穴,为保长久,又在小镇周边命人盖窑烧砖,用窑中腾起的黑烟来薰瞎龙的眼珠,所以锦溪出砖多,就连皇宫中的地砖也是此地出产,不过后人也很形象的说“原来是千军万马之地,现在成了千砖万瓦之所”。

淀山湖古银杏,当年吴国太亲手栽
  淀山湖镇碛奥村的一棵千年银杏,经江苏省建设厅的园林绿化行政主管部门普查核实,树龄达1700年,系国家一级古树名木,是江苏省最古老的一棵银杏树。
  这棵树位于碛奥自然村永字路西侧,树高23米,树冠冠幅达21.5米,可谓亭亭如盖。据村民戴先生说,这儿原来是一座叫福圆寺的寺院,规模超出了杭州灵隐寺。
  据正在编写的淀山湖镇志上描述,相传公元三世纪,三国吴主孙权建福圆寺,孙权之母和其妹孙尚香当年在此行香拜佛,在福圆寺西侧种下银杏纪念,选用长生树种,象征吴主江山与寺同存,其涵义深长。太平天国时,这儿的寺院被大火烧为平地,只有这棵古银杏树躲过了此劫,并见证着千年历史的风风雨雨。

袜底酥的由来


  南宋末年,金国完顔亮夺位不久,即调集了60万大军向南进犯,攻克燕京后,势如破竹,不久便直逼长江,兵屯瓜州,宋军退守镇江,向临安告急。届时,宋高宗赵构被吓得魂飞魄散,准备遣散三宫六院逃命。太子赵昚听说,面见赵构慷慨陈词,愿率军队与金兵决一死战。赵昚的勇敢和胆略感动了宋高宗赵构,当即痛下决心,下诏书与太子一道亲征。
  赵昚接诏,告别众妃,准备出征,谁知陈妃请求同行。这陈妃出身将府,精通兵法,善于布阵,武艺娴熟,与宋军名将梁红玉相交至深,情同姐妹,眼看金兵来犯,国难当头,要效法梁红玉巾帼从军,跟随太子到疆场杀敌立功,誓保宋室江山。赵昚非常感动,欣然同意带陈妃一同出征。
  来到锦溪后,赵昚因国事缠身,胃口全无,吃啥都没有滋味。陈妃找了当地的老百姓为太子做些点心。因为心急,做出来的饼呈腰子状。赵昚醒来看到案几上搁着一叠袜底,心想爱妃怎么还有闲暇缝袜底?陈妃见赵昚醒来,连忙送上酥饼。
  赵昚这才恍然大悟,感到肚中饥肠辘辘,就大口吃了起来,想不到这饼的味道竟然比宫中的“东坡饼”还要香还要酥,便问陈妃这是什么饼?陈妃娇嗔地笑笑:“既然太子说它是袜底,那就叫它袜底酥吧。”袜底酥在锦溪就此得名。

三、民俗风情

端午摇快船


  摇快船是民间良辰佳节、喜庆丰收、婚嫁迎亲时群众喜闻乐见的大型娱乐活动;农民自备船只、服装、道具、锣鼓,自娱自乐,水巷里船夫们穿上特制的节日黄衫,驾着快船来回奔驰,具有浓郁的水乡风情。

荡湖船


  荡湖船的表演形式,一般一船二人,一扮渔姑称“旦”(男扮站船中),一扮渔翁为“丑”。表演生动活泼,富有喜剧色彩,深受广大民众喜爰,已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划灯


  几十条船只扎满精心制作的彩灯,随着弦乐伴奏变换阵型,或成一字蛇行,或似双龙抢珠,时急时缓,时进时退,变幻无穷。

打连厢


  一种民间舞蹈,又名“金钱棍”。演员所用之棍用竹子或细木制成,长二尺许,其中四至六处挖有空档,每档中串以铜钱,分上下两面,表演时,上下左右舞动,并敲击身体四肢、肩、背各部,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演者边唱边舞,其歌曲多为江南小调。

吃讲茶
  吃讲茶是一道特别的茶,这是周庄人邻里街坊遇到事务纠纷或家庭矛盾时一种特别的调解方式。一般由长者或权威人士主持评判,纠纷双方同进一家茶楼评理,其间往往各执一词,唇枪舌剑,经过调解,由输理的一方付清双方的茶钱。一旦走出茶楼,已是理顺了矛盾,解决了问题,彼此又是一团和气。

挑花篮

  每个舞蹈都有独特的道具,或是装扮精致的花篮,扎成盘龙、卧凤的样子,里面放满鲜花;或是精心制作的能发出清脆叮当声的竹竿;或是精工巧匠制作的类似花船的道具,可以套在身上用于表演。舞蹈配以曲律悠扬舒缓的江南丝竹音乐,场面欢快、热烈、喜庆,洋溢着丰收的欢乐气氛。


阿婆茶


  许多中老年妇女围坐在一起吃茶,杯杯清茶,碟碟茶点,边吃边谈,有说有笑,其乐融融,这就是喝“阿婆茶”。喝茶时,主人先在桌上放上几碟腌菜、酥豆、糖果什么的,作为佐茶菜,所以周庄人喝茶不叫“喝茶”而称之为“吃茶”。

水乡婚典

  “摇快船”迎亲,新郎新娘穿长袍吉服拜堂成亲,花烛前导,送入洞房,挑方巾,交杯酒,守花烛,闹新房,走三桥,吃喜茶等传统结婚礼节。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8 昆山市旅游咨询服务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5266号8899